科技广角

 

缺觉的蚊子不愿吸血
文/果 子员发现,蚊子也会受到睡眠不足的困扰:缺觉的蚊子一心只想补觉,觅食的积极性大为降低。
研究人员观察了3种蚊子(埃及伊蚊、尖音库蚊、斯氏按蚊)的睡眠与觅食活动。结果表明:在
如果我们前一晚没有睡好,第二天就可能无精打采,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近日,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的研究人没有干扰的情况下,蚊子每天的睡眠时间为16~19小时;当睡眠被研究人员人为干扰后,缺觉的蚊子出现了睡眠反弹现象——它们在本应忙于觅食的时间段却只想休息,落在人身上并叮咬吸血的时间大大减少。
科学家一直对蚊子的昼夜节律很感兴趣,了解蚊子何时入睡、何时觅食叮咬对于研究一些由蚊子传播的疾病非常重要。这项研究可以让科学家认识蚊子的活动规律,有助于疟疾等传染病的控制和防治。
最大的睡莲
文/锦 瑟
最近,英国和玻利维亚的科学家共同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睡莲科物种,它的叶片直径为3.2米。
这个新物种被命名为“玻利维亚王莲”。它原产于玻利维亚,其实它早在177年前就已经被收录于英国皇家植物园的标本库,只是一直被误认为是另外两种王莲(亚马孙王莲和小王莲)的其中之一。直到最近,研究人员通过DNA分析,才确定这是王莲属的一个新物种。它与另外两种王莲在外观上差异不大,但基因构成的差别很显著,相对来说,玻利维亚王莲与小王莲较为接近,两者在大约100万年前才完成分化。
“臭味相投”的科学依据

文/水 水
“臭味相投”或许是有科学依据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具有相似体味的人更有可能成为朋友。
研究人员收集了一些自称“一拍即合”的好朋友的衣服,然后用“电子鼻”分析衣服上的气味的化学成分。结果发现:与打乱顺序随机配对相比,好朋友的气味特征确实更加相似。为了避免“电子鼻”测得不准,研究人员还招募了志愿者,以还原人类鼻子的真实感知。志愿者被要求嗅闻3种气味,其中2种是从一对好朋友身上收集的气味,另一种来自随机取样,而志愿者也成功辨别出了那一对好朋友的体味。
研究人员还另外招募了17位此前从未谋面的受试者,让他们进行初次接触。结果发现,初次接触时的“合拍”程度也与体味相似度高度相关。

毛茸茸的螃蟹
文/如 意
科学家在澳大利亚发现了一种新的毛茸茸的螃蟹。它属于绵蟹科劳绵蟹属,科学家用达尔文第一次抵达澳大利亚进行科学考察时乘坐的“小猎犬”号为它取了名字,将其命名为“小猎犬”劳绵蟹(Lamarckdromia beagle)。
绵蟹科的共同特点是擅长用海绵伪装自己。它们用蟹钳把海绵修剪成特定的形状,然后将其“戴”在壳上,就像戴了一顶帽子。海绵不仅能帮助螃蟹实现伪装,还能起到保护作用,因为海绵会分泌一些有毒物质,让捕食者避而远之。这种新发现的螃蟹还有另外的伪装工具,那就是一身浓密的刚毛。相较于同一家族的其他螃蟹,它们的刚毛又长又蓬松。研究人员推测,毛茸茸的外表让它们的身形轮廓更加模糊,更有利于它们隐蔽在周围环境中。

用蓝藻发电
文/钱 朵
剑桥大学的科学家开发了一种迷你的生物光伏能源采集系统,它是一个盛有蓝藻的小小的容器,只要有水和自然光,就能利用蓝藻的光合作用发电。在之前的实验中,它已经为一台微处理器持续供电6个月。
这种装置的电力来源是一种名为“集胞藻”的蓝藻,它可以通过光合作用获得能量,从而产生微弱的电流;在容器中放入电极之后,整个装置就可以充当一个小小的电池。尽管产生的电流非常微弱,但它的续航能力极为持久,在没有光照的夜间,微生物代谢依然能够使装置持续产生电流。在6个月的测试期中,装置没有出现过供电中断,且电压和电流都能保持平稳。
由于藻类发电方式的能源效率相对较低,因此该装置目前只适用于小型电子设备以及一些低功耗微处理器的供电。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售价12.00元 〗 

 
《科学画报》2022©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