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没入水下的遗产

文/高蒙河

20世纪中叶,埃及发生了二件后来被记入世界水利史和考古史的大事件。一是在首都开罗以南阿斯旺附近的尼罗河干流上,设计修建一座大型水坝;二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抢救水坝淹没区的文物古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牵头组织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文化遗产抢救行动。
从1960年起,先后有20多个国家,用了大约20年时间,把20多处著名文物古迹迁移到了他处。其中,最难搬迁的是建于距今3000多年前的阿布辛拜尔神庙。这座神庙与其他古迹不同,它不是用可拆分的砖块垒砌成的,而是在岩石上刻凿成的,主体是4座30米高、35米宽的帝王坐像。
为了解决搬迁难题,人们在1959—1963年的5年里提出了各种建议,最后的方案是把神庙从岩石上切割下来,然后提升64米,搬迁到不被淹没的山崖上方后再照原样恢复。这个方案应用了前所未有的技术,共耗资3500万美元,1963—1968年又耗时5年,才把拆卸的神庙重新安装完成。复原的神庙尽可能地保留了3000年前设计建造时的周边环境、结构和功能特征,譬如阳光照射在神像上的角度等。这成为当代保护利用文化遗产的标志性成果,至今吸引着数以万计的游客。
阿斯旺水坝建成约20年后的1994年,中国开始兴建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淹没区包括湖北、重庆的20个市、县、区,需要抢救的文物古迹近1100处。于是,三峡继阿斯旺之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发掘工地和文物保护舞台,包括笔者在内的全国各地约百家考古单位的考古工作者,前前后后用了十多年时间,完成了这场跨世纪的文物古迹保护抢救工程。
在三峡的众多文物古迹中,石刻遗迹十分丰富,比如湖北瞿塘峡段就有南宋“皇宋中兴圣德颂”、抗日战争期间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的“踏出夔巫,打走倭寇”等石刻。
为了保护抢救三峡工程蓄水后将被淹没的石刻,从1997年起,文物考古工作者制订了大量测绘、翻刻、复制的方案。他们或将摩崖石刻拓下来在其他崖壁上进行复原,或采取类似于阿布辛拜尔神庙那样切割的办法迁移。
其中,“皇宋中兴圣德颂”石刻被整体切割,易地搬迁到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内收藏展出。其他石刻采取了复刻办法,即把原石刻复制下来,上移安装在原址高出水位线的峡壁上,而将原石刻做防护处理、加固定位,并加钢网盖护后,在原址水下永久保护起来。
重庆涪陵江段的白鹤梁古代水文题刻,是三峡文物保护工程的“重中之重”。白鹤梁是长江中的一道天然石梁,长约1600米,宽约15米,几乎常年没于江中,只有枯水的年份才露出江面。
前人经过长期观察发现,可以根据石梁露出江面的高度确定长江枯水期的水位,于是采用了在石梁上题刻的方式,记录了唐宋至近代1200多年的70多个长江枯水年份,白鹤梁由此成为我国最早的保存完好的古代水文站。这些世界最早的水文题记,共有文字题刻165段,3万余字,楷、草、隶、篆各体齐全,还有白鹤、石鱼、观音等线刻图像,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三峡蓄水后,水文题刻将被淹没,为了使这一见证长江历史文明的遗址能供游人参观,国家投资2亿元修建了白鹤梁水文题刻水下保护工程,并建成了世界上唯一一座为保护一处单体文物古迹而修建的水下博物馆。目前该博物馆正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售价12.00元 〗 

   
《科学画报》2022©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