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动物的“生”与“义”

文/浦 曌

我们在刚接触古文的时候,大抵都认真而懵懂地念过孟子的《鱼我所欲也》。其中的名句“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更是耳熟能详。
我们也津津乐道于历史上那些舍生取义的故事。浩瀚的历史长河里,有一个个为了自由、理想与信念,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的光辉人物。在这种精神的照耀下,生命显得更为珍贵璀璨。
但是,有这么一个群体,它们没有“生”与“义”的概念,可从生到死,它们都默默选择了“义”的一方。
它们是伟大的实验动物!
对于自由的追求,想必是所有物种的天性。陶渊明受不了拘束,辞官归隐,高高兴兴地写道:“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可对于实验动物而言,它们生在樊笼里,死在樊笼里,所接触的是科研工作者安排好的特定环境,触目所及的是一片冷冰冰的设备。如果有一天,它们眼前一亮,来到了一个新鲜的地方,那也许就预示着生命临近终结。
它们也不懂什么是信念。或许DNA中曾刻有关于田野、春风和月亮的印象,但它们不知道这些模糊的符号代表着什么。它们更熟悉的,是冰冷的试剂、精密的器械、穿着白大褂的科研工作者。它们听从人类的安排,在苦难面前为人类先行路。
如今,新冠病毒疫苗全面接种正紧锣密鼓地推行,可每一支新冠病毒疫苗的背后,都有实验动物的默默付出。
人们或许不知道,小鼠原本是不会感染新冠病毒的,但为了研制疫苗,科学家需要对小鼠进行改造,让它们能够感染上病毒。它们中有一部分,会被冠以“新型冠状病毒受体小鼠模型”的新名字,有了它们,科研工作者才能顺利开展药物和疫苗的筛选研究。除了小鼠,实验猴等非人灵长类动物也为检测疫苗的成功率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纵观人类医药的进步史,每一步都有实验动物的贡献。在实验动物面前,争辩和赞美是苍白的。让我们在面对实验动物的时候,记得心存感激、心怀敬畏!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售价12.00元 〗 

 
《科学画报》2022©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