焕发英姿更建勋—— 纪念苏步青院士120周年诞辰

文/熊家钰

本文的正标题是数学家苏步青院士在1988年为《科学画报》创刊55周年撰写的七绝贺词的尾句,他鼓励科学家和青年科技爱好者奋发进取的豪情壮志跃然纸上。今年是苏老冥寿120岁,特以此佳句为题撰文纪念。

刻苦科研,广栽桃李
1902年,苏步青出生在浙江平阳县一个农民家庭。1919年,他赴日本留学,考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电机系。1924年,他考入东北帝国大学数学系。1927年,该校聘任正在攻读研究生的苏步青为讲师。
1928年,苏步青在一般曲面研究中发现四次三阶代数锥面,用几何构图刻画出曲面高阶微分性质,它被国际数学界誉为“苏锥面”。至1931年,苏步青已发表41篇仿射微分几何和射影微分几何研究论文。
1931年,苏步青在东北帝国大学获得理学博士学位。同年回国后,他谢绝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高薪聘请,选择到浙江大学任教。苏步青在浙江大学治学严谨,誉满校园。他刻苦科研,在浙江大学期间,写出了《一般空间几何学》《射影曲线概论》《射影共轭网概论》《现代微分几何概论》等158部(篇)数学专著和论文。
广栽桃李期春色,苏步青为科学发展和培养科研人才呕心沥血。他在浙江大学任教21年。1952年高校院系调整后,他到复旦大学任教。在他的执教生涯中,他悉心培养了众多的高层次数学家和教育人才,其中包括谷超豪院士和胡和生院士夫妇。1983年,他由复旦大学校长岗位退居二线时赋诗写道,“漫夸桃李遍天下,更盼风光遍大千”,表达了矢志培育更多英才的爱国情怀。

一生情系浙大
苏步青热爱浙江大学,他的名字是和浙江大学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在各种场合,他多次满怀深情地说:“我热爱杭州,更热爱自己工作过的高等学府——浙江大学。这里的学风艰苦朴素,这里的学生聪明勤勉,这里的教师诚恳踏实。我为自己能在浙江大学工作过而感到光荣。”
抗日战争期间,苏步青跟随竺可桢校长辗转西迁,坚持办学,是当年“流亡大学”的中流砥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他组织师生爱校护校,迎接浙江大学的新生。1952年调入复旦大学后,他依然一以贯之地关怀和支持浙江大学的发展,每年浙江大学校庆他几乎很少缺席,还经常回校探望讲学。1998年,苏步青和谈家桢、贝时璋、王淦昌联名向中央领导致函,推动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和浙江医科大学合并的进程。1998年9月15日,四校合并而成的新浙江大学宣告成立。

真情温暖后辈
1982年春,《浙江大学报》发表我以特邀记者名义写的访谈文章《教授生涯五十年》,文章如实记述了苏老培养数学人才的历程。苏老阅后,对浙江大学1936届老学长吴沈钇教授说:“家钰兄过奖了!”我听说此事后大吃一惊:我崇敬的父辈数学大师对我如此尊称,令我诚惶诚恐。
在筹建浙江大学上海校友会的过程中,我经常向苏老汇报进展情况,所以成为复旦九舍61号苏老寓所的常客,直接聆听到苏老的教诲和他讲述的人生经历与哲理。我感受较深的是苏老世界观的转变。最初,他出于正义感而保护中共浙江大学地下党,支持竺可桢校长抵制国民党特务的恐吓。1949年3月,他断然拒绝国民党政府中央研究院要他举家赴台的安排。随着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进一步加深,他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59年3月,他正式成为共产党员。他是中国正直的知识分子热爱祖国和追求真理的典型代表。
苏老把我这个晚辈视为亲人,坦诚信赖,令我终身感激。我从苏老的经历和他告诫的哲理中,懂得了感恩图报、真情反哺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1992年9月20日晚9时,苏老挥毫写下“超然物外,宠辱不惊”横幅赠我。我将这八字箴言悬于书房正壁,朝夕赏读。我自省远未脱俗,更不敢侈谈超然,但30年来,苏老的教诲和他身体力行的科学家风范,使我或多或少地戒除了一些私心非念,成为坚守求是精神、矢志奋斗进取的浙大学子。
苏老追求真理、崇尚科学的高风亮节,我永远铭记心中。
(本文作者熊家钰为浙江大学校史研究会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售价12.00元 〗 

 
《科学画报》2022©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