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蕴悠远扶桑花

文/祁云枝

扶桑,扶桑,当我轻轻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它是那样的意蕴悠远。
它是神话传说中太阳栖息的神木。《楚辞·九歌》云:“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对这句诗,东汉文学家王逸这样注释:“日出,下浴于汤谷,上拂其扶桑,爰始而登,照曜四方。”史学家考证,汤谷是上古时期羲和族人祭祀太阳神的地方,是中国东方太阳文化的发源地。扶桑和汤谷,均属于古代东夷文化的范畴。这句诗更直白的翻译是:东方即将升起黎明的太阳,作为太阳栖息的神木,扶桑被照耀得熠熠发光。
去西双版纳开会,在我住宿的宾馆楼下,生长着一排扶桑绿篱,红艳艳的单瓣扶桑花亭亭玉立在修剪整齐的绿叶上,仪态万方。一条条细细长长的淡红色花蕊,从五枚鲜红外翻的花瓣中伸出来,像一只只可爱的小手,争抢着要和我相握。让我这个来自北方的客人,一时间欣喜不已。接下来的日子,我又见到了重瓣扶桑花。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单瓣花朵。重瓣扶桑花的花瓣层层叠叠,花蕊也不够长,没能从花瓣里突围出来,因而少了些许清丽和韵味。
乍一看,扶桑花和北方常见的木槿花颇为相似,脾气也像,朝开暮落,像孪生姐妹,但扶桑花看起来更娇艳。岭南一带把扶桑花俗称为大红花、妖精花,它是南宁市市花。南宁国际会展中心主建筑的穹顶造型,便像是一朵硕大绽放的扶桑花。我问过好几个人,何以把扶桑花称为妖精花?有何典故?但没有问出所以然。
扶桑现在的正式名称是朱槿,但在古代,只有开红色花的扶桑才叫朱槿。李时珍《本草纲目》说:“扶桑产南方,乃木槿别种。其枝柯柔弱,叶深绿,微涩如桑。其花有红黄白三色,红者尤贵,呼为朱槿。”
扶桑原产地是中国,在我国古代就是一种颇受欢迎的观赏植物。古时妇女兴之所至,还将扶桑花簪于发间,有《佛桑》为证:“佛桑亦是扶桑花,朵朵烧云如海霞。日向蛮娘髻边出,人人插得一枝斜。”对应古老传说,女子头戴扶桑花,便等同于太阳从她们的发髻升了起来。读来,眼前浮现出一幅人花相映的美丽画卷,颇有风趣,情景喜人。西晋时期的一本著作《南方草木状》中,出现了关于朱槿的栽植记载。南朝诗人江总《朱槿花赋》赞云:“朝霞映日殊未妍,珊瑚照水定非鲜。千叶芙蓉讵相似,百枝灯花复羞燃。”诗人用四样最美丽的东西媲美朱槿,却发现它们都自惭形秽。
扶桑花的英文名字叫rose of China,这种“中国蔷薇”亦受世界上很多国家和人民的喜爱。亚洲的马来西亚、非洲的苏丹、大洋洲的斐济和美国的夏威夷州等国家和地区,都把扶桑定为国花或是州花,在很多服饰图案上都能看到扶桑花美丽娇俏的身影。美国夏威夷州的扶桑花,更像碧海蓝天下腰挂草裙的土著美女。据说土著女郎把扶桑花插在左耳上方,表示我希望有爱人,插在右耳上方,表示我已经有爱人了,至于两边都插呢?大概是说我已经有爱人了,但是希望再多一个。夏威夷女郎热情豪迈的性格与扶桑花如出一辙。
扶桑花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单瓣扶桑花拥有的那个超长而独特的花蕊,这在植物学上有个专门的称呼:单体雄蕊。
扶桑花花药成熟后,可以看到红色花丝上一个个球状的黄色花粉粒,这些花粉粒生长在彼此连接成筒状的花丝上。像手一样的雌蕊从筒状的雄蕊管中伸出来,柱头五裂,上面布满绒毛状的突起。柱头表面之所以长得凹凸不平,为的是可以粘住花粉。子房的纵切面,那一排如牙齿状的颗粒就是胚珠,受精后会发育成种子。
扶桑花的雌雄蕊为何长成这般模样?
原来,花丝合生成筒状,一来能增强雄蕊的强度,对子房和花柱有着保护作用且承受传粉者在花内移动的压力;二来,花丝合生还可以将雄蕊固定在一个较为稳定的位置,使得花药接触传粉者身体的部位相对固定,减少了花粉浪费。
花朵上的任何器官细究起来,都有植物别出心裁的设计,都利于种属的传播大业。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8©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