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发展离不开勇于尝试
——2015年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获奖者的演讲

文/齐小西 

 

获奖者简介
托马斯·林达尔(Tomas Lindahl)
938年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1967年,于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取得医学博士学位,随后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及洛克菲勒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1978—1982年,任瑞典哥德堡大学医学与生理化学教授。1986—2009年,任英国克莱尔实验室主任。2010年至今,任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名誉负责人。
托马斯·林达尔
美国科学家保罗·莫德里奇、阿齐兹·桑贾尔和英国科学家托马斯·林达尔由于阐释了DNA修复的分子水平机制,而被授予2015年诺贝尔化学奖。
国王和王后陛下,各位殿下、阁下,尊敬的获奖者,女士们、先生们:
感谢授予莫德里奇教授、桑贾尔教授和我诺贝尔化学奖这一荣誉。
在致辞中我想简单谈谈遇到好老师和好导师是多么重要。
青少年时期,我有幸能在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郊区的一所非常优秀的公立学校——布洛马高级中学——读书。那里离我们这儿很近。在这所学校中,我很幸运地遇到了非常优秀的化学老师、生物学老师、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不过,当时作为一个傲慢的年轻人,我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后来,我由于搬家而转学到斯德哥尔摩市区的一所高中。情况一下子就变糟了。我真的不喜欢新学校的老师,他们也不喜欢我。事实上,其中一个老师还把我的化学成绩评为不及格。这是很严重的一件事,因为当时我只有取得优秀的成绩才能有希望去卡罗林斯卡学院读大学。
感谢我父母的关心和帮助,他们让我重新回到原来的高中,回到那些始终支持我的优秀老师的身边。我要特别感谢当时的化学老师卡琳·勃兰特,正是她的鼓励让我对化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优秀的化学成绩让我有幸顺利进入理想的医学院。我的这段个人经历表明,老师是多么重要,而且作为老师,需要坚定而热情地支持自己的学生。
在卡罗林斯卡学院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入学不久,我就发现自己可能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于是我开始关注理论学科,特别是药物化学。随后,我跟随传奇的“DNA化学家”艾纳·汉巴斯坦念研究生。他是最早证明DNA是一种高分子化合物的科学家,并在这一研究领域创立了瑞典学派。就个人而言,他就像一只猫,拥有深邃的绿色眼眸,充满激情和感召力。
在卡罗林斯卡学院老师的教导下,我学会了自由思考、批判性思考,我也充分认识到了基础科学的重要性。
如果没有这些出色的老师,没有基础科学的新突破,化学和生物学等学科的进展将相当缓慢,甚至进入停滞状态。
获奖者简介
威廉·坎贝尔(William C. Campbell)

1930年出生于爱尔兰。1952年,于爱尔兰都柏林圣三一学院获得学士学位。1957年,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57—1990年,工作于美国默沙东公司研究所。目前是美国德鲁大学名誉教授。
威廉·坎贝尔
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和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表彰他们在抗击对人畜有害的寄生虫方面所做的贡献。
国王和王后陛下,各位殿下、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我代表屠呦呦教授、大村智教授和我自己,感谢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及其委员会成员对我们工作的认可,感谢诺贝尔基金会,感谢你们让我们今日得享殊荣,有幸参加这场盛大的颁奖典礼和宴会。
屠呦呦教授、大村智教授和我分别来自不同的地方,说不同的语言,但我们却怀着同样的感激之情。
事实上,我们有一些共同之处——我们三人都在用这种或那种方式关注着寄生虫的世界。不幸的是,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寄生虫并不可爱。当人们将某些人比喻成寄生虫时,肯定不是在表达赞美。然而,在我们看来,寄生虫就像一个被别人推着穿过旋转门的人。它们太无辜了!那些真正的寄生虫——无数具有重要作用的寄生虫太无辜了。国王和王后陛下,各位殿下、阁下,女士们、先生们,是时候多给寄生虫一点尊重了!
怀着诚挚的敬意,再次感谢各位。另外,还要感谢那些让我们的研究工作得以顺利进行的人,感谢那些为我们提供生活保障的人,感谢那些让我们感到活着有价值的人。对所有这些人,我要真诚地说一声:谢谢!
获奖者简介
阿瑟·麦克唐纳(Arthur B. McDonald)

1943年出生于加拿大悉尼。1964年,于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获物理学学士学位。1965年,获硕士学位。随后,于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获物理学博士学位。1982—1989年,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物理学教授,后加入加拿大皇后大学。目前是皇后大学研究主席。 
阿瑟·麦克唐纳
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1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加拿大科学家阿瑟·麦克唐纳和日本科学家田隆章,以表彰他们在发现中微子震荡方面所做的贡献。
国王和王后陛下,各位殿下、阁下,尊敬的获奖者和亲爱的学生们,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代表田隆章教授和我自己,以及我们的科研合作者——为日本超级神冈探测器和加拿大萨德伯里中微子天文台工作的科研人员,在这里致辞。
我们要向尊敬的陛下、诺贝尔基金会和瑞典皇家科学院致以最诚挚的感谢,感谢你们让我们获此殊荣。我们非常荣幸能来到斯德哥尔摩参加此次盛典。
有人说,成功的背后离不开努力,努力的背后离不开热情,热情的背后离不开人们的勇于尝试。田教授和我一直都非常幸运,我们的合作者不但技术过硬,而且勇于探索。感谢你们,是你们的付出换来了我们今日的成功。有些合作者已然离世,但我们仍然需要记住他们:超级神冈探测器的创始人户洋二和萨德伯里中微子天文台的创始人陈华森。我们将永远感谢他们为实验成功所做的贡献。我很高兴萨德伯里中微子天文台的另一位代表人物乔治·伊万今天能在这里与我们一同庆祝。同时,还要感谢我们的妻子和其他家人,感谢多年来始终非常支持我们工作的众多合作者。感谢国际融资伙伴、日本和加拿大的矿业公司,以及加拿大原子能有限公司给我们的巨大支持。
我们的实验确认了一些中微子在过去未被证实的性质,包括中微子具有“味”量子数和微小但不为零的质量。我们很高兴能够改写基本物理学理论中的中微子概念,并期待进一步的实验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些理论,更好地理解我们的宇宙。我们要再次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6©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